八大处哪个医生磨骨好

我是一只小阔爱,我是一只脸大的小阔爱。说起来有点自嘲自讽,这就是从小到大被姐妹儿们嘴里长挂的称呼,不过现在我已经有免疫力了,来者不拒!

至于下颌角手术,我是被忽悠去的,你敢信?!我父母竟然赞同我去,我朋友竟然煽风点火,虽然内心还是有一丢丢排斥整容,想了想,为了美值得,保险也买了,字儿也签了,不管啦!就这样,朋友看着我被推进了手术室。

……现在比前几天的还要好多点,还有我嗓子疼,,护士们真辛苦了,时不时来看我,天天送饭,吃的不错,医生天天来看我,,我爱你们,明天应该是拔管吧,现在张开嘴有点困难,只能喝汤水,芝麻糊什么的等,我想说没选错这医院。

看到图了吗?这就是我拆掉包头的时候,拍个照吓惨,看到自己的样子都不敢出门了,好丑,肿得厉害,嘴巴一直肿胀的,呜呜,开始是肿胀期间?

……

貌似一个月多吧,可以张开口吃饭啦,轮廓线越来越明显了,比以前的脸变小许多了,不过正脸还是肿的,呜呜,我天天离不开镜子的,真够自恋!

哈哈哈,以前不怎么看镜子,还有一个习惯就是漱口,每次吃完就漱口,出院了后,医生说十五天漱口,不知不觉就变成习惯了,这是好事呀.

说到这里了,有什么问题可以问偶,亲们!下期见!


------ THE END ------

------ 奇异鸟提醒您: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 ------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医美第一品牌,专业的日本整形整容翻译,深耕医美方向,科普各种整形手术,揭秘医美骗局,如果您想悄悄变美,如果您担心国内医生的技术和安全,请联系我们,关于整形,奇异鸟有正的三观、蕞良心的指导、蕞专业的服务!

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

长按下面二维码图片,保存至本地相册,打开微信-扫一扫,选择相册中的二维码图片即可

右脸颧骨高朝那边睡

日本整容客服微信号:

ribenbianmei(日本变美的全拼)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客服微信

右脸颧骨高朝那边睡

我们是一群常驻日本的整容整形翻译,经常往来于各大整容医院,所以也会为顾客提供日本整容医院院线产品的代购服务比普通药妆效果还要更好哦,顾客可以选择直邮或者拼邮。有需要的亲可以添加我们的代购客服微信号:

skyfish--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咨询

右脸颧骨高朝那边睡

-END-

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整形第一品牌,提供医院预约以及专业医疗翻译服务,预约微信:ribenbianmei(日本变美的全拼)

  [枉凝眉]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   到了家中,林之孝请了安,一直跟了进来。贾琏到了老太太上屋里,见了凤姐惜春在那里,心里又恨,又说不出来,便问林之孝道:“衙门里瞧了没有?”林之孝自知有罪,便跪下回道:“文武衙门都瞧了,来踪去迹也看了,尸也验了。”贾琏吃惊道:“又验什么尸?”林之孝又将包勇打死的伙贼似周瑞的干儿子的话回了贾琏。贾琏道:“叫芸儿!”贾芸进来,也跪着听话。贾琏道:“你见老爷时,怎么没有回周瑞的干儿子做贼被包勇打死的话?”贾芸说道:“上夜的人说象他的,恐怕不真,所以没有回。”贾琏道:“好糊涂东西!你若告诉了,我就带了周瑞来一认,可不就知道了?”林之孝回道:“如今衙门里把尸首放在市口儿招认去了。”贾琏道:“这又是个糊涂东西!谁家的人做了贼,被人打死,要偿命么?”林之孝回道:“这不用人家认,奴才就认得是他。”贾琏听了想道:“是啊,我记得珍大爷那一年要打的可不是周瑞家的么?”林之孝回说:“他和鲍二打架来着,爷还见过的呢。”贾琏听了更生气,便要打上夜的人。林之孝哀告道:“请二爷息怒。那些上夜的人,派了他们,敢偷懒吗?只是爷府上的规矩:三门里一个男人不敢进去的,就是奴才们,里头不叫也不敢进去。奴才在外同芸哥儿刻刻查点,见三门关的严严的,外头的门一层没有开,那贼是从后夹道子来的。”贾琏道:“里头上夜的女人呢?”林之孝将上夜的人说奉奶奶的命捆着等爷审问的话回了。贾琏问:“包勇呢?”林之孝说:“又往园里去了。”贾琏便说:“去叫他。”小厮们便将包勇带来,说:“还亏你在这里。若没有你,只怕所有房屋里的东西都抢了去了呢。”包勇也不言语。惜春恐他说出那话,心下着急。凤姐也不敢言语。只见外头说:“琥珀姐姐们回来了。”大家见了,不免又哭一场。   李纨正要劝解,丫头来说:“太太来了。”袭人等此时无地可容,宝玉等赶忙出来迎接.赵姨娘暂且也不敢作声,跟了出来.王夫人见众人都有惊惶之色,才信方才听见的话,便道:“那块玉真丢了么?"众人都不敢作声,王夫人走进屋里坐下,便叫袭人.慌得袭人连忙跪下,含泪要禀.王夫人道:“你起来,快快叫人细细找去,一忙乱倒不好了。”袭人哽咽难言.宝玉生恐袭人真告诉出来,便说道:“太太,这事不与袭人相干.是我前日到南安王府那里听戏, 在路上丢了。”王夫人道:“为什么那日不找?"宝玉道:“我怕他们知道, 没有告诉他们.我叫焙茗等在外头各处找过的。”王夫人道:“胡说!如今脱换衣服不是袭人他们伏侍的么.大凡哥儿出门回来,手巾荷包短了,还要问个明白,何况这块玉不见了,便不问的么!"宝玉无言可答.赵姨娘听见,便得意了,忙接过口道:“外头丢了东西, 也赖环儿!"话未说完,被王夫人喝道:“这里说这个,你且说那些没要紧的话!"赵姨娘便不敢言语了.还是李纨探春从实的告诉了王夫人一遍,王夫人也急得泪如雨下,索性要回明贾母,去问邢夫人那边跟来的这些人去.   这里翠缕向湘云道:“大奶奶那里还有人等着咱们睡去呢.如今还是那里去好?"湘云笑道:你顺路告诉他们,叫他们睡罢.我这一去未免惊动病人,不如闹林姑娘半夜去罢.走至潇湘馆中,有一半人已睡去.二人进去,方才卸妆宽衣,プ漱已毕,方上床安歇.紫鹃放下绡帐,移灯掩门出去.谁知湘云有择席之病,虽在枕上,只是睡不着.黛玉又是个心血不足常常失眠的,今日又错过困头,自然也是睡不着.二人在枕上翻来复去.黛玉因问道:“怎么你还没睡着?"湘云微笑道:“我有择席的病,况且走了困,只好躺躺罢.你怎么也睡不着?"黛玉叹道:“我这睡不着也并非今日,大约一年之中,通共也只好睡十夜满足的。”湘云道:“却是你病的原故,所以……"不知下文什么——   且说家中林之孝带领拆了棚, 将门窗上好,打扫净了院子,派了巡更的人到晚打更上夜.只是荣府规例,一二更,三门掩上,男人便进不去了,里头只有女人们查夜.凤姐虽隔了一夜渐渐的神气清爽了些,只是那里动得.只有平儿同着惜春各处走了一走,咐吩了上夜的人,也便各自归房.却说周瑞的干儿子何三,去年贾珍管事之时,因他和鲍二打架, 被贾珍打了一顿,撵在外头,终日在赌场过日.近知贾母死了,必有些事情领办,岂知探了几天的信,一些也没有想头,便嗳声叹气的回到赌场中,闷闷的坐下.那些人便说道:“老三,你怎么样?不下来捞本了么?"何三道:“倒想要捞一捞呢,就只没有钱么. "那些人道:“你到你们周大太爷那里去了几日,府里的钱你也不知弄了多少来, 又来和我们装穷儿了。”何三道:“你们还说呢,他们的金银不知有几百万,只藏着不用. 明儿留着不是火烧了就是贼偷了,他们才死心呢。”那些人道:“你又撒谎,他家抄了家, 还有多少金银?"何三道:“你们还不知道呢,抄去的是撂不了的.如今老太太死还留了好些金银,他们一个也不使,都在老太太屋里搁着,等送了殡回来才分呢。” 内中有一个人听在心里,掷了几骰,便说:“我输了几个钱,也不翻本儿了,睡去了。”说着, 便走出来拉了何三道:“老三,我和你说句话。”何三跟他出来.那人道:“你这样一个伶俐人, 这样穷,为你不服这口气。”何三道:“我命里穷,可有什么法儿呢。”那人道:“你才说荣府的银子这么多,为什么不去拿些使唤使唤?"何三道:“我的哥哥,他家的金银虽多,你我去白要一二钱他们给咱们吗!"那人笑道:“他不给咱们,咱们就不会拿吗! "何三听了这话里有话,便问道:“依你说怎么样拿呢?"那人道:“我说你没有本事,若是我,早拿了来了。”何三道:“你有什么本事?"那人便轻轻的说道:“你若要发财,你就引个头儿.我有好些朋友都是通天的本事,不要说他们送殡去了,家里剩下几个女人, 就让有多少男人也不怕.只怕你没这么大胆子罢咧。”何三道:“什么敢不敢!你打谅我怕那个干老子么,我是瞧着干妈的情儿上头才认他作干老子罢咧,他又算了人了!你刚才的话,就只怕弄不来倒招了饥荒.他们那个衙门不熟?别说拿不来,倘或拿了来也要闹出来的。”那人道:“这么说你的运气来了.我的朋友还有海边上的呢,现今都在这里看个风头,等个门路.若到了手,你我在这里也无益,不如大家下海去受用不好么? 你若撂不下你干妈,咱们索性把你干妈也带了去,大家伙儿乐一乐好不好?"何三道:“老大,你别是醉了罢,这些话混说的什么。”说着,拉了那人走到一个僻静地方,两个人商量了一回,各人分头而去.暂且不题.   谁知王太医亦谋干了军前效力, 回来好讨荫封的.小厮们走去,便请了个姓胡的太医, 名叫君荣.进来诊脉看了,说是经水不调,全要大补.贾琏便说:“已是三月庚信不行,又常作呕酸,恐是胎气。”胡君荣听了,复又命老婆子们请出手来再看看.尤二姐少不得又从帐内伸出手来.胡君荣又诊了半日,说:“若论胎气,肝脉自应洪大.然木盛则生火,经水不调亦皆因由肝木所致.医生要大胆,须得请奶奶将金面略露露,医生观观气色,方敢下药。”贾琏无法,只得命将帐子掀起一缝,尤二姐露出脸来.胡君荣一见, 魂魄如飞上九天,通身麻木,一无所知.一时掩了帐子,贾琏就陪他出来,问是如何.胡太医道:“不是胎气,只是迂血凝结.如今只以下迂血通经脉要紧。”于是写了一方,作辞而去.贾琏命人送了药礼,抓了药来,调服下去.只半夜,尤二姐腹痛不止,谁知竟将一个已成形的男胎打了下来.于是血行不止,二姐就昏迷过去.贾琏闻知,大骂胡君荣. 一面再遣人去请医调治,一面命人去打告胡君荣.胡君荣听了,早已卷包逃走.这里太医便说:“本来气血生成亏弱,受胎以来,想是着了些气恼,郁结于中.这位先生擅用虎狼之剂,如今大人元气十分伤其八九,一时难保就愈.煎丸二药并行,还要一些闲言闲事不闻,庶可望好。”说毕而去.急的贾琏查是谁请了姓胡的来,一时查了出来,便打了半死.凤姐比贾琏更急十倍,只说:“咱们命中无子,好容易有了一个,又遇见这样没本事的大夫。”于是天地前烧香礼拜,自己通陈祷告说:“我或有病,只求尤氏妹子身体大愈,再得怀胎生一男子,我愿吃长斋念佛。”贾琏众人见了,无不称赞.贾琏与秋桐在一处时, 凤姐又做汤做水的着人送与二姐.又骂平儿不是个有福的,"也和我一样.我因多病了, 你却无病也不见怀胎.如今二奶奶这样,都因咱们无福,或犯了什么,冲的他这样. "因又叫人出去算命打卦.偏算命的回来又说:“系属兔的阴人冲犯。”大家算将起来, 只有秋桐一人属兔,说他冲的.秋桐近见贾琏请医治药,打人骂狗,为尤二姐十分尽心,他心中早浸了一缸醋在内了.今又听见如此说他冲了,凤姐儿又劝他说:“你暂且别处去躲几个月再来。”秋桐便气的哭骂道:“理那起瞎у的混咬舌根!我和他`井水不犯河水',怎么就冲了他!好个爱八哥儿,在外头什么人不见,偏来了就有人冲了. 白眉赤脸,那里来的孩子?他不过指着哄我们那个棉花耳朵的爷罢了.纵有孩子,也不知姓张姓王. 奶奶希罕那杂种羔子,我不喜欢!老了谁不成?谁不会养!一年半载养一个, 倒还是一点搀杂没有的呢!"骂的众人又要笑,又不敢笑.可巧邢夫人过来请安, 秋桐便哭告邢夫人说:“二爷奶奶要撵我回去,我没了安身之处,太太好歹开恩。”邢夫人听说,慌的数落凤姐儿一阵,又骂贾琏:“不知好歹的种子,凭他怎不好,是你父亲给的.为个外头来的撵他,连老子都没了.你要撵他,你不如还你父亲去倒好。”说着, 赌气去了.秋桐更又得意,越性走到他窗户根底下大哭大骂起来.尤二姐听了,不免更添烦恼.   条大红汗巾子解了下来, 递与宝玉,道:“这汗巾子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昨日北静王给我的,今日才上身.若是别人,我断不肯相赠. 二爷请把自己系的解下来,给我系着。”宝玉听说,喜不自禁,连忙接了,将自己一条松花汗巾解了下来, 递与琪官.二人方束好,只见一声大叫:“我可拿住了!"只见薛蟠跳了出来, 拉着二人道:“放着酒不吃,两个人逃席出来干什么?快拿出来我瞧瞧。”二人都道:“没有什么。”薛蟠那里肯依,还是冯紫英出来才解开了.于是复又归坐饮酒,至晚方散.   名园一自邀游赏,未许凡人到此来.   娘儿两个应了出来, 一壁走着,一面说闲话儿.春燕因向他娘道:“我素日劝你老人家再不信,何苦闹出没趣来才罢。”他娘笑道:“小蹄子,你走罢,俗语道:`不经一事,不长一智. '我如今知道了.你又该来支问着我。”春燕笑道:“妈,你若安分守己,在这屋里长久了, 自有许多的好处.我且告诉你句话:宝玉常说,将来这屋里的人,无论家里外头的,一应我们这些人,他都要回太太全放出去,与本人父母自便呢.你只说这一件可好不好? "他娘听说,喜的忙问:“这话果真?"春燕道:“谁可扯这谎作什么?"婆子听了,便念佛不绝.

推荐阅读:

整形科普 | 鼻综合改变了哪些,令鼻子更加精致美丽?

鼻整形科普 | 面部一枝花,全靠鼻当家

隆鼻常见的问题(二)

科普 | 隆鼻常见问题(一)

科普 | 那些在鼻部手术中运用的自体软骨

片桐衣理:干细胞,埋线提升,玻尿酸,肉毒 | 日本整容医生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