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胸顾问小敏真假


長野 寛史

长野宽史:脂肪丰胸,抽脂,脂肪填充 | 日本整容日本整形医生

履历&学会

资格:

日本美容外科学会会員

コンデンスリッチファット(CRF)療法認定医

VASER Lipo認定医

VASER 4D Sculpt(VASERー4D彫刻)認定医

院長略歴:

2006年   東京慈恵会医科大学医学部 毕业

               亀田総合病院 入职

2008年   東京慈恵会医科大学 入职

2012年   THE CLINIC 入职

2013年   THE CLINIC 福岡院 院长

2015年   THE CLINIC 東京院 院长

2016年   Mods Clinic 院长

医生简介

有个老医生对鸟哥说,在医生这个行业,真正努力过的人,就会明白天赋的重要。若没有天赋,努力一辈子可能也无法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长野医生不仅有丰富的临床积累,还有过人的天赋。不足40岁,在抽脂和脂肪填充方面已经取得了行业中最顶级的成绩,是史上最年轻的同时获得“被称为体型雕刻最高峰的VASER 4D Sculpt”和“CRF(浓缩脂肪细胞)疗法”认定资格的人。

手术过程中出血和创伤最小,术后几乎无肿胀,是他一直努力的方向,再多的语言描述都不如实际案例来的实在:

长野宽史:脂肪丰胸,抽脂,脂肪填充 | 日本整容日本整形医生

术前

长野宽史:脂肪丰胸,抽脂,脂肪填充 | 日本整容日本整形医生

术后第二天

(术后第二天哦!!!是不是几乎无明显肿胀)

长野宽史:脂肪丰胸,抽脂,脂肪填充 | 日本整容日本整形医生

术后半年

长野宽史医生是业界为数不多“一边手术,一般用超声波随时深度检查胸部健康状况”的医生,深度探测胸部是否有肿块,结节,最大程度保证客人胸部的健康安全,也最大努力减少手术过程的创伤。一切的变美都务必以健康为前提,尤其是胸部这样敏感的位置,更是需要格外的小心翼翼,这是他常说的话。

基本信息

长野宽史:脂肪丰胸,抽脂,脂肪填充 | 日本整容日本整形医生

所在医院:Mods clinic

医院职务:院长

医生官网:www.mods-clinic.com

主营项目:脂肪丰胸,脂肪填充脸部,身体和脸部抽脂

诊疗时间:10:00-19:00

医院地址:東京都中央区銀座3-9-6 VORT銀座maximビル(旧銀座マトリックスビル)8階,〒104-0061

最近地铁:银座站(3mins)

擅长领域

脂肪相关的所有手术

脂肪丰胸,脂肪填充脸部,身体&脸部抽脂

自体脂肪丰胸案例,一次成型(通常可以增大1.5cup)

长野宽史:脂肪丰胸,抽脂,脂肪填充 | 日本整容日本整形医生

假体取出,脂肪丰胸

取出胸部原来的假体,最右侧是刚取出200cc假体后胸部的样子,左侧是填充自体脂肪后胸部的形态。

长野宽史:脂肪丰胸,抽脂,脂肪填充 | 日本整容日本整形医生

身体抽脂

长野宽史:脂肪丰胸,抽脂,脂肪填充 | 日本整容日本整形医生

长野宽史:脂肪丰胸,抽脂,脂肪填充 | 日本整容日本整形医生

长野宽史:脂肪丰胸,抽脂,脂肪填充 | 日本整容日本整形医生注意事项 & 手术价格

可以支持邮件问诊预约,也可以面谈后再预约手术

手术价格偏贵,比如脂肪丰胸200万日币左右,大腿全周抽脂100万日币左右,脸部脂肪填充平均一个部位40万日币,脸部抽脂50万日币左右。以上均为粗略估计,准确价格以面谈或者邮件问诊给出的报价为准。

小鸟有话说

日本整容之所以被推崇,是因为日本整容精细,不做流水线,而美容整形在本质上恰恰就是做不了流水线的行业,每一位整容医生都是一个手艺人,手艺就需要练习,和画画一样,谁也不是天生就能画蒙娜丽莎的。没有足够的经验绝对成不了大师。因此,多数著名医生都是四十后半段才成名,尤其是技术全面的医生,没有年龄很小的。如果要技术成熟,要么时间要久,十年,二十年,就可以每一种案例都做过很多;要么只选一个方向,在几年里积累别人一辈子的经验,成为强者中的强者。

长野宽史就是后一种类型,他从出道就只做脂肪类的手术,只做抽脂和脂肪填充,出道近十年间,像武侠里的闭关修炼一样,几乎每一天都打磨同一种技术,直到炉火纯青。

理性整容

术后问题,术前说

整容有风险,整容要理性,是鸟哥一直呼吁的理念。因此我们在这一期旧文新发的日本整容医生介绍系列,特意新增了“术后问题术前说”板块,每一位医生我们都会总结常出现的术后问题,给大家提前的提醒。提前了解风险,了解可能出现的术后问题,以“理性整容”理念响应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长野医生只做脂肪相关的手术,不做眼睛鼻子等其他切开类手术,因此想寻求一站式解决方案的姑娘,就不适合考虑他了。另外价格偏贵,高于市场价,对客人的经济预算有更高的要求。

请牢记鸟哥的嘱咐:“0风险的”整容项目不存在,“0失败”的医生只是传说,请谨慎识别整容界的各种“过度宣传”。


------ THE END ------

------ 奇异鸟提醒您: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 ------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医美第一品牌,专业的日本整形整容翻译,深耕医美方向,科普各种整形手术,揭秘医美骗局,如果您想悄悄变美,如果您担心国内医生的技术和安全,请联系我们,关于整形,奇异鸟有正的三观、蕞良心的指导、蕞专业的服务!

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

长按下面二维码图片,保存至本地相册,打开微信-扫一扫,选择相册中的二维码图片即可

右脸颧骨高朝那边睡

日本整容客服微信号:

ribenbianmei(日本变美的全拼)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客服微信

右脸颧骨高朝那边睡

我们是一群常驻日本的整容整形翻译,经常往来于各大整容医院,所以也会为顾客提供日本整容医院院线产品的代购服务比普通药妆效果还要更好哦,顾客可以选择直邮或者拼邮。有需要的亲可以添加我们的代购客服微信号:

skyfish--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咨询

右脸颧骨高朝那边睡

-END-

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整形第一品牌,提供医院预约以及专业医疗翻译服务,预约微信:ribenbianmei(日本变美的全拼)

  斩黄龙一线儿差,再休向东老贫穷卖酒家.您与俺眼向   说话时,刘姥姥已吃毕了饭,拉了板儿过来,м舌咂嘴的道谢.凤姐笑道:“且请坐下,听我告诉你老人家.方才的意思,我已知道了.若论亲戚之间,原该不等上门来就该有照应才是.但如今家内杂事太烦,太太渐上了年纪,一时想不到也是有的.况是我近来接着管些事,都不知道这些亲戚们.二则外头看着虽是烈烈轰轰的,殊不知大有大的艰难去处,说与人也未必信罢.今儿你既老远的来了,又是头一次见我张口,怎好叫你空回去呢.可巧昨儿太太给我的丫头们做衣裳的二十两银子,我还没动呢,你若不嫌少,就暂且先拿了去罢。” 话说袭人见贾母王夫人等去后,便走来宝玉身边坐下,含泪问他:“怎么就打到这步田地?宝玉叹气说道:听说,便轻轻的伸手进去,将中衣褪下.宝玉略动一动,便咬着牙叫`嗳哟',袭人连忙停住手,如此三四次才褪了下来.袭人看时,只见腿上半段青紫,都有四指宽的僵痕高了起来. 袭人咬着牙说道:“我的娘,怎么下这般的狠手!你但凡听我一句话,也不得到这步地位.幸而没动筋骨,倘或打出个残疾来,可叫人怎么样呢!"正说着, 只听丫鬟们说:“宝姑娘来了。”袭人听见,知道穿不及中衣,便拿了一床袷纱被替宝玉盖了. 只见宝钗手里托着一丸药走进来,向袭人说道:“晚上把这药用酒研开,替他敷上,把那淤血的热毒散开,可以就好了。”说毕,递与袭人,又问道:“这会子可好些? "宝玉一面道谢说:“好了。”又让坐.宝钗见他睁开眼说话,不象先时,心中也宽慰了好些, 便点头叹道:“早听人一句话,也不至今日.别说老太太,太太心疼,就是我们看着,心里也疼。”刚说了半句又忙咽住,自悔说的话急了,不觉的就红了脸,低下头来. 宝玉听得这话如此亲切稠密,大有深意,忽见他又咽住不往下说,红了脸,低下头只管弄衣带,那一种娇羞怯怯,非可形容得出者,不觉心中大畅,将疼痛早丢在九霄云外, 心中自思:“我不过挨了几下打,他们一个个就有这些怜惜悲感之态露出,令人可玩可观, 可怜可敬.假若我一时竟遭殃横死,他们还不知是何等悲感呢!既是他们这样,我便一时死了,得他们如此,一生事业纵然尽付东流,亦无足叹惜,冥冥之中若不怡然自得, 亦可谓糊涂鬼祟矣。”想着,只听宝钗问袭人道:“怎么好好的动了气,就打起来了?"袭人便把焙茗的话说了出来.宝玉原来还不知道贾环的话,见袭人说出方才知道.因又拉上薛蟠,惟恐宝钗沉心,忙又止住袭人道:“薛大哥哥从来不这样的,你们不可混猜度. "宝钗听说,便知道是怕他多心,用话相拦袭人,因心中暗暗想道:“打的这个形象, 疼还顾不过来,还是这样细心,怕得罪了人,可见在我们身上也算是用心了.你既这样用心,何不在外头大事上作工夫,老爷也喜欢了,也不能吃这样亏.但你固然怕我沉心, 所以拦袭人的话,难道我就不知我的哥哥素日恣心纵欲,毫无防范的那种心性.当日为一个秦钟,还闹的天翻地覆,自然如今比先又更利害了。”想毕,因笑道:“你们也不必怨这个, 怨那个.据我想,到底宝兄弟素日不正,肯和那些人来往,老爷才生气.就是我哥哥说话不防头,一时说出宝兄弟来,也不是有心调唆:一则也是本来的实话, 二则他原不理论这些防嫌小事.袭姑娘从小儿只见宝兄弟这么样细心的人,你何尝见过天不怕地不怕,心里有什么口里就说什么的人。”袭人因说出薛蟠来,见宝玉拦他的话, 早已明白自己说造次了,恐宝钗没意思,听宝钗如此说,更觉羞愧无言.宝玉又听宝钗这番话, 一半是堂皇正大,一半是去己疑心,更觉比先畅快了.方欲说话时,只见宝钗起身说道:“明儿再来看你,你好生养着罢.方才我拿了药来交给袭人,晚上敷上管就好了. "说着便走出门去.袭人赶着送出院外,说:“姑娘倒费心了.改日宝二爷好了,亲自来谢。”宝钗回头笑道:“有什么谢处.你只劝他好生静养,别胡思乱想的就好了. 不必惊动老太太,太太众人,倘或吹到老爷耳朵里,虽然彼时不怎么样,将来对景,终是要吃亏的。”说着,一面去了.   这里翠缕向湘云道:“大奶奶那里还有人等着咱们睡去呢.如今还是那里去好?"湘云笑道:你顺路告诉他们,叫他们睡罢.我这一去未免惊动病人,不如闹林姑娘半夜去罢.走至潇湘馆中,有一半人已睡去.二人进去,方才卸妆宽衣,プ漱已毕,方上床安歇.紫鹃放下绡帐,移灯掩门出去.谁知湘云有择席之病,虽在枕上,只是睡不着.黛玉又是个心血不足常常失眠的,今日又错过困头,自然也是睡不着.二人在枕上翻来复去.黛玉因问道:“怎么你还没睡着?"湘云微笑道:“我有择席的病,况且走了困,只好躺躺罢.你怎么也睡不着?"黛玉叹道:“我这睡不着也并非今日,大约一年之中,通共也只好睡十夜满足的。”湘云道:“却是你病的原故,所以……"不知下文什么—— 下卷 第九十三回 甄家仆投靠贾家门 水月庵掀翻风月案   宝玉心中只记挂着抽柴的故事, 因闷闷的心中筹画.探春因问他"昨日扰了史大妹妹,咱们回去商议着邀一社,又还了席,也请老太太赏菊花,何如?"宝玉笑道:“老太太说了,还要摆酒还史妹妹的席,叫咱们作陪呢.等着吃了老太太的,咱们再请不迟。”探春道:“越往前去越冷了,老太太未必高兴。”宝玉道:“老太太又喜欢下雨下雪的.不如咱们等下头场雪, 请老太太赏雪岂不好?咱们雪下吟诗,也更有趣了。”林黛玉忙笑道:“咱们雪下吟诗?依我说,还不如弄一捆柴火,雪下抽柴,还更有趣儿呢。”说着,宝钗等都笑了.宝玉瞅了他一眼,也不答话.   勘破三春景不长,缁衣顿改昔年妆.   谁知此时鸳鸯哭了一场,想到"自己跟着老太太一辈子,身子也没有着落.如今大老爷虽不在家, 大太太的这样行为我也瞧不上.老爷是不管事的人,以后便乱世为王起来了,我们这些人不是要叫他们掇弄了么.谁收在屋子里,谁配小子,我是受不得这样折磨的, 倒不如死了干净.但是一时怎么样的个死法呢?"一面想,一面走回老太太的套间屋内.刚跨进门,只见灯光惨淡,隐隐有个女人拿着汗巾子好似要上吊的样子.鸳鸯也不惊怕, 心里想道:“这一个是谁?和我的心事一样,倒比我走在头里了。”便问道:“你是谁?咱们两个人是一样的心,要死一块儿死。”那个人也不答言.鸳鸯走到跟前一看, 并不是这屋子的丫头,仔细一看,觉得冷气侵人时就不见了.鸳鸯呆了一呆,退出在炕沿上坐下,细细一想道:“哦,是了,这是东府里的小蓉大奶奶啊!他早死了的了,怎么到这里来?必是来叫我来了.他怎么又上吊呢?"想了一想道:“是了,必是教给我死的法儿. "鸳鸯这么一想,邪侵入骨,便站起来,一面哭,一面开了妆匣,取出那年绞的一绺头发,揣在怀里,就在身上解下一条汗巾,按着秦氏方才比的地方拴上.自己又哭了一回,听见外头人客散去,恐有人进来,急忙关上屋门,然后端了一个脚凳自己站上,把汗巾拴上扣儿套在咽喉,便把脚凳蹬开.可怜咽喉气绝,香魂出窍,正无投奔,只见秦氏隐隐在前,鸳鸯的魂魄疾忙赶上说道:“蓉大奶奶,你等等我。”那个人道:“我并不是什么蓉大奶奶,乃警幻之妹可卿是也。”鸳鸯道:“你明明是蓉大奶奶,怎么说不是呢? "那人道:“这也有个缘故,待我告诉你,你自然明白了.我在警幻宫中原是个钟情的首坐,管的是风情月债,降临尘世,自当为第一情人,引这些痴情怨女早早归入情司, 所以该当悬粱自尽的.因我看破凡情,超出情海,归入情天,所以太虚幻境痴情一司竟自无人掌管.今警幻仙子已经将你补入,替我掌管此司,所以命我来引你前去的。”鸳鸯的魂道:“我是个最无情的,怎么算我是个有情的人呢?"那人道:“你还不知道呢.世人都把那淫欲之事当作`情'字,所以作出伤风败化的事来,还自谓风月多情,无关紧要.不知`情'之一字,喜怒哀乐未发之时便是个性,喜怒哀乐已发便是情了.至于你我这个情,正是未发之情,就如那花的含苞一样,欲待发泄出来,这情就不为真情了。”鸳鸯的魂听了点头会意,便跟了秦氏可卿而去.   身自端方,体自坚硬.   秋光荏苒休辜负,相对原宜惜寸阴. 回目录  袭人正在着急听信,见说取书,倒也欢喜.独是宝玉要人即刻送信与贾母,欲叫拦阻. 贾母得信,便命人叫宝玉来,告诉他说:“只管放心先去,别叫你老子生气.有什么难为你, 有我呢。”宝玉没法,只得回来嘱咐了丫头们:“明日早早叫我,老爷要等着送我到家学里去呢。”袭人等答应了,同麝月两个倒替着醒了一夜.   三径香风飘玉蕙,一庭明月照金兰.贾政拈髯沉吟,意欲也题一联.忽抬头见宝玉在旁不敢则声,因喝道:“怎么你应说话时又不说了?还要等人请教你不成!"宝玉听说,便回道:“此处并没有什么`兰麝',`明月',`洲渚'之类,若要这样着迹说起来,就题二百联也不能完。”贾政道:“谁按着你的头,叫你必定说这些字样呢?"宝玉道:“如此说,匾上则莫若`蘅芷清芬'四字.对联则是:   麝兰芳霭斜阳院,杜若香飘明月洲.众人道:“妙则妙矣,只是`斜阳'二字不妥。”那人道:“古人诗云`蘼芜满手泣斜晖'。”众人道:“颓丧,颓丧。”又一人道:“我也有一联,诸公评阅评阅。”因念道:   晴雯方才又闪了风, 着了气,反觉更不好了,翻腾至掌灯,刚安静了些.只见宝玉回来, 进门就も声跺脚.麝月忙问原故,宝玉道:“今儿老太太喜喜欢欢的给了这个褂子, 谁知不防后襟子上烧了一块,幸而天晚了,老太太,太太都不理论。”一面说,一面脱下来.麝月瞧时,果见有指顶大的烧眼,说:“这必定是手炉里的火迸上了.这不值什么, 赶着叫人悄悄的拿出去,叫个能干织补匠人织上就是了。”说着便用包袱包了,交与一个妈妈送出去. 说:“赶天亮就有才好.千万别给老太太,太太知道。”婆子去了半日,仍旧拿回来,说:“不但能干织补匠人,就连裁缝绣匠并作女工的问了,都不认得这是什么,都不敢揽。”麝月道:“这怎么样呢!明儿不穿也罢了。”宝玉道:“明儿是正日子,老太太,太太说了,还叫穿这个去呢.偏头一日烧了,岂不扫兴。”晴雯听了半日,忍不住翻身说道:“拿来我瞧瞧罢.没个福气穿就罢了.这会子又着急。”宝玉笑道:“这话倒说的是. "说着,便递与晴雯,又移过灯来,细看了一会.晴雯道:“这是孔雀金线织的,如今咱们也拿孔雀金线就象界线似的界密了,只怕还可混得过去。”麝月笑道:“孔雀线现成的,但这里除了你,还有谁会界线?"晴雯道:“说不得,我挣命罢了。”宝玉忙道:“这如何使得!才好了些,如何做得活。”晴雯道:“不用你蝎蝎螫螫的,我自知道。”一面说,一面坐起来,挽了一挽头发,披了衣裳,只觉头重身轻,满眼金星乱迸,实实撑不住. 若不做,又怕宝玉着急,少不得恨命咬牙捱着.便命麝月只帮着拈线.晴雯先拿了一根比一比,笑道:“这虽不很象,若补上,也不很显。”宝玉道:“这就很好,那里又找哦Ц嘶国的裁缝去。”晴雯先将里子拆开,用茶杯口大的一个竹弓钉牢在背面,再将破口四边用金刀刮的散松松的,然后用针纫了两条,分出经纬,亦如界线之法,先界出地子后, 依本衣之纹来回织补.补两针,又看看,织补两针,又端详端详.无奈头晕眼黑,气喘神虚,补不上三五针,伏在枕上歇一会.宝玉在旁,一时又问:“吃些滚水不吃?"一时又命:“歇一歇。”一时又拿一件灰鼠斗篷替他披在背上,一时又命拿个拐枕与他靠着.急的晴雯央道:“小祖宗!你只管睡罢.再熬上半夜,明儿把眼睛抠搂了,怎么处!"宝玉见他着急, 只得胡乱睡下,仍睡不着.一时只听自鸣钟已敲了四下,刚刚补完,又用小牙刷慢慢的剔出绒毛来.麝月道:“这就很好,若不留心,再看不出的。”宝玉忙要了瞧瞧,说道:“真真一样了。”晴雯已嗽了几阵,好容易补完了,说了一声:“补虽补了,到底不象,我也再不能了!"嗳哟了一声,便身不由主倒下.要知端的,且听下回分解.

推荐阅读:

整形科普 | 鼻综合改变了哪些,令鼻子更加精致美丽?

鼻整形科普 | 面部一枝花,全靠鼻当家

隆鼻常见的问题(二)

科普 | 隆鼻常见问题(一)

科普 | 那些在鼻部手术中运用的自体软骨

片桐衣理:干细胞,埋线提升,玻尿酸,肉毒 | 日本整容医生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