肋骨骨质内见磨玻璃影

我是一只小阔爱,我是一只脸大的小阔爱。说起来有点自嘲自讽,这就是从小到大被姐妹儿们嘴里长挂的称呼,不过现在我已经有免疫力了,来者不拒!

至于下颌角手术,我是被忽悠去的,你敢信?!我父母竟然赞同我去,我朋友竟然煽风点火,虽然内心还是有一丢丢排斥整容,想了想,为了美值得,保险也买了,字儿也签了,不管啦!就这样,朋友看着我被推进了手术室。

……现在比前几天的还要好多点,还有我嗓子疼,,护士们真辛苦了,时不时来看我,天天送饭,吃的不错,医生天天来看我,,我爱你们,明天应该是拔管吧,现在张开嘴有点困难,只能喝汤水,芝麻糊什么的等,我想说没选错这医院。

看到图了吗?这就是我拆掉包头的时候,拍个照吓惨,看到自己的样子都不敢出门了,好丑,肿得厉害,嘴巴一直肿胀的,呜呜,开始是肿胀期间?

……

貌似一个月多吧,可以张开口吃饭啦,轮廓线越来越明显了,比以前的脸变小许多了,不过正脸还是肿的,呜呜,我天天离不开镜子的,真够自恋!

哈哈哈,以前不怎么看镜子,还有一个习惯就是漱口,每次吃完就漱口,出院了后,医生说十五天漱口,不知不觉就变成习惯了,这是好事呀.

说到这里了,有什么问题可以问偶,亲们!下期见!


------ THE END ------

------ 奇异鸟提醒您: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 ------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医美第一品牌,专业的日本整形整容翻译,深耕医美方向,科普各种整形手术,揭秘医美骗局,如果您想悄悄变美,如果您担心国内医生的技术和安全,请联系我们,关于整形,奇异鸟有正的三观、蕞良心的指导、蕞专业的服务!

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

长按下面二维码图片,保存至本地相册,打开微信-扫一扫,选择相册中的二维码图片即可

右脸颧骨高朝那边睡

日本整容客服微信号:

ribenbianmei(日本变美的全拼)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客服微信

右脸颧骨高朝那边睡

我们是一群常驻日本的整容整形翻译,经常往来于各大整容医院,所以也会为顾客提供日本整容医院院线产品的代购服务比普通药妆效果还要更好哦,顾客可以选择直邮或者拼邮。有需要的亲可以添加我们的代购客服微信号:

skyfish--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咨询

右脸颧骨高朝那边睡

-END-

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整形第一品牌,提供医院预约以及专业医疗翻译服务,预约微信:ribenbianmei(日本变美的全拼)

------ 奇异鸟提醒您: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 ------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医美第一品牌,专业的日本整形整容翻译,深耕医美方向,科普各种整形手术,揭秘医美骗局,如果您想悄悄变美,如果您担心国内医生的技术和安全,请联系我们,关于整形,奇异鸟有正的三观、蕞良心的指导、蕞专业的服务!

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

长按下面二维码图片,保存至本地相册,打开微信-扫一扫,选择相册中的二维码图片即可

右脸颧骨高朝那边睡

日本整容客服微信号:

ribenbianmei(日本变美的全拼)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客服微信

右脸颧骨高朝那边睡

我们是一群常驻日本的整容整形翻译,经常往来于各大整容医院,所以也会为顾客提供日本整容医院院线产品的代购服务比普通药妆效果还要更好哦,顾客可以选择直邮或者拼邮。有需要的亲可以添加我们的代购客服微信号:

skyfish--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咨询

右脸颧骨高朝那边睡

-END-

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整形第一品牌,提供医院预约以及专业医疗翻译服务,预约微信:ribenbianmei(日本变美的全拼)

  容俊俏,都难描画.想昨宵幽期私订在荼さ架,一个偷情,   展眼过了一日,原来次日就是王子腾夫人的寿诞,那里原打发人来请贾母王夫人的,王夫人见贾母不自在,也便不去了.倒是薛姨妈同凤姐儿并贾家几个姊妹,宝钗,宝玉一齐都去了,至晚方回.可巧王夫人见贾环下了学,便命他来抄个《金刚咒》唪诵唪诵.那贾环正在王夫人炕上坐着,命人点灯,拿腔作势的抄写.一时又叫彩云倒杯茶来,一时又叫玉钏儿来剪剪蜡花,一时又说金钏儿挡了灯影.众丫鬟们素日厌恶他,都不答理.只有彩霞还和他合的来,倒了一钟茶来递与他.因见王夫人和人说话儿,他便悄悄的向贾环说道:“你安些分罢,何苦讨这个厌那个厌的。”贾环道:“我也知道了,你别哄我.如今你和宝玉好,把我不答理,我也看出来了。”彩霞咬着嘴唇,向贾环头上戳了一指头,说道:“没良心的!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涌,自然咳吐.理宜疏肝保肺,涵养心脾.虽有补剂,未可   一时吃了饭, 都来陪贾母到凤姐房中.凤姐连忙出来接了进去.贾母便问巧姐儿到底怎么样. 凤姐儿道:“只怕是搐风的来头。”贾母道:“这么着还不请人赶着瞧!"凤姐道:“已经请去了。”贾母因同邢王二夫人进房来看,只见奶子抱着,用桃红绫子小绵被儿裹着, 脸皮趣青,眉梢鼻翅微有动意.贾母同邢王二夫人看了看,便出外间坐下.正说间, 只见一个小丫头回凤姐道:“老爷打发人问姐儿怎么样。”凤姐道:“替我回老爷,就说请大夫去了.一会儿开了方子,就过去回老爷。”贾母忽然想起张家的事来,向王夫人道:“你该就去告诉你老爷,省得人家去说了回来又驳回。”又问邢夫人道:“你们和张家如今为什么不走了?"邢夫人因又说:“论起那张家行事,也难和咱们作亲,太啬克, 没的玷辱了宝玉。”凤姐听了这话,已知八九,便问道:“太太不是说宝兄弟的亲事? "邢夫人道:“可不是么。”贾母接着因把刚才的话告诉凤姐.凤姐笑道:“不是我当着老祖宗太太们跟前说句大胆的话,现放着天配的姻缘,何用别处去找。”贾母笑问道:在那里?姑妈在这里,你为什么不提?"凤姐道:“老祖宗和太太们在前头,那里有我们小孩子家说话的地方儿. 况且姨妈过来瞧老祖宗,怎么提这些个,这也得太太们过去求亲才是。”贾母笑了,邢王二夫人也都笑了.贾母因道:“可是我背晦了。”   年正小,配鸾凤,真也着.呀!看天河正高,听谯楼鼓敲,   平儿回了王夫人,带了巧姐到宝钗那里来请安,各自提各自的苦处.又说到"皇上隆恩,咱们家该兴旺起来了.想来宝二爷必回来的。”正说到这话,只见秋纹急忙来说:“袭人不好了!"不知何事,且听下回分解.   走不多时,仍又跟上大殡了.早有前面法鼓金铙,幢幡宝盖:铁槛寺接灵众僧齐至.少时到入寺中,另演佛事,重设香坛.安灵于内殿偏室之中,宝珠安于里寝室相伴.外面贾珍款待一应亲友,也有扰饭的,也有不吃饭而辞的,一应谢过乏,从公侯伯子男一起一起的散去,至未末时分方才散尽了.里面的堂客皆是凤姐张罗接待,先从显官诰命散起,也到晌午大错时方散尽了.只有几个亲戚是至近的,等做过三日安灵道场方去.那时邢,王二夫人知凤姐必不能来家,也便就要进城.王夫人要带宝玉去,宝玉乍到郊外,那里肯回去,只要跟凤姐住着.王夫人无法,只得交与凤姐便回来了.原来这铁槛寺原是宁荣二公当日修造,现今还是有香火地亩布施,以备京中老了人口,在此便宜寄放.其中阴阳两宅俱已预备妥贴,好为送灵人口寄居.不想如今后辈人口繁盛,其中贫富不一,或性情参商:有那家业艰难安分的,便住在这里了,有那尚排场有钱势的,只说这里不方便,一定另外或村庄或尼庵寻个下处,为事毕宴退之所.即今秦氏之丧,族中诸人皆权在铁槛寺下榻,独有凤姐嫌不方便,因而早遣人来和馒头庵的姑子净虚说了,腾出两间房子来作下处.原来这馒头庵就是水月庵,因他庙里做的馒头好,就起了这个浑号,离铁槛寺不远.当下和尚工课已完,奠过茶饭,贾珍便命贾蓉请凤姐歇息.凤姐见还有几个妯娌陪着女亲,自己便辞了众人,带了宝玉,秦钟往水月庵来.原来秦业年迈多病,不能在此,只命秦钟等待安灵罢了.那秦钟便只跟着凤姐,宝玉,一时到了水月庵,净虚带领智善,智能两个徒弟出来迎接,大家见过.凤姐等来至净室更衣净手毕,因见智能儿越发长高了,模样儿越发出息了,因说道:“你们师徒怎么这些日子也不往我们那里去?"净虚道:“可是这几天都没工夫,因胡老爷府里产了公子,太太送了十两银子来这里,叫请几位师父念三日《血盆经》,忙的没个空儿,就没来请奶奶的安。”不言老尼陪着凤姐.且说秦钟,宝玉二人正在殿上顽耍,因见智能过来,宝玉笑道:“能儿来了。”秦钟道:“理那东西作什么?"宝玉笑道:“你别弄鬼,那一日在老太太屋里,一个人没有,你搂着他作什么?这会子还哄我。”秦钟笑道:“这可是没有的话。”宝玉笑道:“有没有也不管你,你只叫住他倒碗茶来我吃,就丢开手。”秦钟笑道:“这又奇了,你叫他倒去,还怕他不倒?何必要我说呢。”宝玉道:“我叫他倒的是无情意的,不及你叫他倒的是有情意的。”秦钟只得说道:“能儿,倒碗茶来给我。”那智能儿自幼在荣府走动,无人不识,因常与宝玉秦钟顽笑.他如今大了,渐知风月,便看上了秦钟人物风流,那秦钟也极爱他妍媚,二人虽未上手,却已情投意合了.今智能见了秦钟,心眼俱开,走去倒了茶来.秦钟笑道:“给我。”宝玉叫:“给我!"智能儿抿嘴笑道:“一碗茶也争,我难道手里有蜜!"宝玉先抢得了,吃着,方要问话,只见智善来叫智能去摆茶碟子,一时来请他两个去吃茶果点心.他两个那里吃这些东西,坐一坐仍出来顽耍.   贾母向湘云道:“吃了茶歇一歇,瞧瞧你的嫂子们去.园里也凉快,同你姐姐们去逛逛。”湘云答应了,将三个戒指儿包上,歇了一歇,便起身要瞧凤姐等人去.众奶娘丫头跟着,到了凤姐那里,说笑了一回,出来便往大观园来,见过了李宫裁,少坐片时,便往怡红院来找袭人. 因回头说道:“你们不必跟着,只管瞧你们的朋友亲戚去,留下翠缕伏侍就是了. "众人听了,自去寻姑觅嫂,早剩下湘云翠缕两个人.翠缕道:“这荷花怎么还不开? "史湘云道:“时侯没到。”翠缕道:“这也和咱们家池子里的一样,也是楼子花?"湘云道:“他们这个还不如咱们的。”翠缕道:“他们那边有棵石榴,接连四五枝,真是楼子上起楼子, 这也难为他长。”史湘云道:“花草也是同人一样,气脉充足,长的就好. "翠缕把脸一扭,说道:“我不信这话.若说同人一样,我怎么不见头上又长出一个头来的人? "湘云听了由不得一笑,说道:“我说你不用说话,你偏好说.这叫人怎么好答言?天地间都赋阴阳二气所生,或正或邪,或奇或怪,千变万化,都是阴阳顺逆.多少一生出来,人罕见的就奇,究竟理还是一样。”翠缕道:“这么说起来,从古至今,开天辟地,都是阴阳了?"湘云笑道:“糊涂东西,越说越放屁.什么`都是些阴阳',难道还有个阴阳不成!`阴'`阳'两个字还只是一字,阳尽了就成阴,阴尽了就成阳,不是阴尽了又有个阳生出来, 阳尽了又有个阴生出来。”翠缕道:“这糊涂死了我!什么是个阴阳,没影没形的. 我只问姑娘,这阴阳是怎么个样儿?"湘云道:“阴阳可有什么样儿,不过是个气,器物赋了成形.比如天是阳,地就是阴,水是阴,火就是阳,日是阳,月就是阴。”翠缕听了,笑道:“是了,是了,我今儿可明白了.怪道人都管着日头叫`太阳'呢,算命的管着月亮叫什么`太阴星',就是这个理了。”湘云笑道:“阿弥陀佛!刚刚的明白了。”翠缕道:“这些大东西有阴阳也罢了,难道那些蚊子,虼蚤,蠓虫儿,花儿,草儿,瓦片儿,砖头儿也有阴阳不成?"湘云道:“怎么有没阴阳的呢?比如那一个树叶儿还分阴阳呢,那边向上朝阳的便是阳,这边背阴覆下的便是阴。”翠缕听了,点头笑道:“原来这样,我可明白了. 只是咱们这手里的扇子,怎么是阳,怎么是阴呢?"湘云道:“这边正面就是阳,那边反面就为阴。”翠缕又点头笑了,还要拿几件东西问,因想不起个什么来,猛低头就看见湘云宫绦上系的金麒麟,便提起来问道:“姑娘,这个难道也有阴阳?"湘云道:“走兽飞禽,雄为阳,雌为阴,牝为阴,牡为阳.怎么没有呢!"翠缕道:“这是公的,到底是母的呢?"湘云道:“这连我也不知道。”翠缕道:“这也罢了,怎么东西都有阴阳,咱们人倒没有阴阳呢? "湘云照脸啐了一口道"下流东西,好生走罢!越问越问出好的来了!"翠缕笑道:“这有什么不告诉我的呢?我也知道了,不用难我。”湘云笑道:“你知道什么?"翠缕道:“姑娘是阳,我就是阴。”说着,湘云拿手帕子握着嘴,呵呵的笑起来.翠缕道:“说是了,就笑的这样了。”湘云道:“很是,很是。”翠缕道:“人规矩主子为阳,奴才为阴. 我连这个大道理也不懂得?"湘云笑道:“你很懂得。”一面说,一面走,刚到蔷薇架下, 湘云道:“你瞧那是谁掉的首饰,金晃晃在那里。”翠缕听了,忙赶上拾在手里攥着,笑道:“可分出阴阳来了。”说着,先拿史湘云的麒麟瞧.湘云要他拣的瞧,翠缕只管不放手, 笑道:“是件宝贝,姑娘瞧不得.这是从那里来的?好奇怪!我从来在这里没见有人有这个。”湘云笑道:“拿来我看。”翠缕将手一撒,笑道:“请看。”湘云举目一验,却是文彩辉煌的一个金麒麟, 比自己佩的又大又有文彩.湘云伸手擎在掌上,只是默默不语,正自出神,忽见宝玉从那边来了,笑问道:“你两个在这日头底下作什么呢?怎么不找袭人去?"湘云连忙将那麒麟藏起道:“正要去呢.咱们一处走。”说着,大家进入怡红院来.袭人正在阶下倚槛追风,忽见湘云来了,连忙迎下来,携手笑说一向久别情况. 一时进来归坐,宝玉因笑道:“你该早来,我得了一件好东西,专等你呢。”说着,一面在身上摸掏,掏了半天,呵呀了一声,便问袭人"那个东西你收起来了么?"袭人道:“什么东西? "宝玉道:“前儿得的麒麟。”袭人道:“你天天带在身上的,怎么问我?"宝玉听了,将手一拍说道:“这可丢了,往那里找去!"就要起身自己寻去.湘云听了,方知是他遗落的,便笑问道:“你几时又有了麒麟了?"宝玉道:“前儿好容易得的呢,不知多早晚丢了,我也糊涂了。”湘云笑道:“幸而是顽的东西,还是这么慌张。”说着,将手一撒,"你瞧瞧,是这个不是?"宝玉一见由不得欢喜非常,因说道……不知是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晴雯, 麝月,袭人三人又说:“他两个去请,只怕宝林两个不肯来,须得我们请去,死活拉他来. "于是袭人晴雯忙又命老婆子打个灯笼,二人又去.果然宝钗说夜深了,黛玉说身上不好,他二人再三央求说:“好歹给我们一点体面,略坐坐再来。”探春听了却也欢喜.因想:“不请李纨,倘或被他知道了倒不好。”便命翠墨同了小燕也再三的请了李纨和宝琴二人,会齐,先后都到了怡红院中.袭人又死活拉了香菱来.炕上又并了一张桌子,方坐开了.宝玉忙说:“林妹妹怕冷,过这边靠板壁坐。”又拿个靠背垫着些.袭人等都端了椅子在炕沿下一陪. 黛玉却离桌远远的靠着.靠背,因笑向宝钗,李纨,探春等道:“你们日日说人夜聚饮博,今儿我们自己也如此,往后怎么说人。”李纨笑道:“这有何妨.一年之中不过生日节间如此,并无夜夜如此,这倒也不怕。”说着,晴雯拿了一个竹雕的签筒来, 里面装着象牙花名签子,摇了一摇,放在当中.又取过骰子来,盛在盒内,摇了一摇,揭开一看,里面是五点,数至宝钗.宝钗便笑道:“我先抓,不知抓出个什么来。”说着,将筒摇了一摇,伸手掣出一根,大家一看,只见签上画着一支牡丹,题着"艳冠群芳"四字,下面又有镌的小字一句唐诗,道是: 话说宝玉下学回来, 见了贾母.贾母笑道:“好了,如今野马上了笼头了.去罢,见见你老爷,回来散散儿去罢。”宝玉答应着,去见贾政.贾政道:“这早晚就下了学了么?师父给你定了工课没有? "宝玉道:“定了.早起理书,饭后写字,晌午讲书念文章。”贾政听了, 点点头儿,因道:“去罢,还到老太太那边陪着坐坐去.你也该学些人功道理,别一味的贪顽.晚上早些睡,天天上学早些起来.你听见了?"宝玉连忙答应几个"是",退出来,忙忙又去见王夫人,又到贾母那边打了个照面儿.

推荐阅读:

整形科普 | 鼻综合改变了哪些,令鼻子更加精致美丽?

鼻整形科普 | 面部一枝花,全靠鼻当家

隆鼻常见的问题(二)

科普 | 隆鼻常见问题(一)

科普 | 那些在鼻部手术中运用的自体软骨

片桐衣理:干细胞,埋线提升,玻尿酸,肉毒 | 日本整容医生

推荐阅读:

整形科普 | 鼻综合改变了哪些,令鼻子更加精致美丽?

鼻整形科普 | 面部一枝花,全靠鼻当家

隆鼻常见的问题(二)

科普 | 隆鼻常见问题(一)

科普 | 那些在鼻部手术中运用的自体软骨

片桐衣理:干细胞,埋线提升,玻尿酸,肉毒 | 日本整容医生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