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腺增生丰胸吗

现在这年头,很少见过低调的人,大家做事都是非常高调的。

有车的炫耀自己的车,有带手表的都炫耀自己的表,胸够大的当然是想炫耀自己丰满的乳房。

可惜很多女孩都没有,,,

就我知道的还是假体隆乳。

为什么?

因为假体是永久的,可以变很大,不像抽脂隆乳一样一是考虑脂肪量而是考虑胸型以及其他因素。

像植入假体,你从一个A罩杯都勉强撑起的太平公主可以变为丰满性感的D罩杯。

但抽脂隆乳就不行,抽脂隆乳的升级范围比较小,只能从B升到C ,从C升级到D ,从A 升到D 是绝对不可能!(一次注入太多脂肪会导致脂肪硬块或坏死)

问我隆胸手术是什么样的体验?

我虽然不是当事人,但我觉得隆胸手术是术后最痛的一项整形!

因为记得之前有客人术后从手术室出来後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好痛,痛不欲生”

隆乳咨询:

首先医生会检查患者的胸部,主要是看胸围还有乳房的位置和高度,还有乳晕乳头的大小等。

其次是选择假体,大多医生会按照客人的皮肤和胸廓以及空间推荐假体的材质!

像很瘦很瘦没有胸的女孩就适合手感超软超好的MOTIVA , 其次是麦格、曼托、娜绮丽、妙桃等都是不错的。

选择好假体之后就是看植入多大size的假体了,

一般做隆乳的客人都希望自己做很大,毕竟花了钱开刀做手术了能有多大就放多大。

医生也会尽量配合客人的需求在不影响客人身体健康和皮肤承受范围的情况下植入最大的假体满足客人的需求。

选好假体和大小之后就是选择植入的位置,一般是腋下,乳房下线或者是乳晕这三个部位。

大多女生会选择腋下切口,理由是伤口比较隐秘!

记得曾经做隆乳的客人说过即使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隆乳也不能让我男朋友知道,

胸部下线是离乳房很近近期很多女生选择下线切口的位置 ,但这样老公或男朋友是看的到的,

别人知道可以,但男朋友绝对不行!

每个人的想法和观点不一样,切口的位置大多医院会让客人自己选,除非身形特殊一些只能用腋下或者是胸部下线。

假体隆乳手术的时间大约是1~1:30小时,使用全身麻醉的方式进行。

术后客人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好痛!"

做隆乳整形手术後的当晚是要住院的,但现在大多医院做完胸就不用戴引流管了。

腋下的线也是可溶线,不需要拆线,术后只要穿好定型内衣不要趴着就会慢慢恢复了。

直到三个月手感还是会比较硬,能摸得出假体在里面!

但哪有立竿见影的手术呢?

我们的身体突然进来两个超大芒果,他也需要适应不是吗?

时间越久他就会越来越软,越来越自然!

术后的前1个月确实很辛苦,睡姿和定型内衣还有抬胳膊都非常的吃力,

但想想以后就是D罩杯而且不会再变小也不会下垂,客人说咬牙硬挺的动力就是满满的D罩杯!

问我隆乳後的生活有哪些改变?

这是客人术后9个月时给我发的照片! 从肉眼看到乳房的形状和胸型很自然,客人手感也是一天比一天好了! 一年后就会神不知鬼不觉了哈哈。

那就是自信吧!客人说自己也有的炫了!个是个人胸部美丽令自己特开心,另一种就是跟别人做比较而获得的愉悦感,特别享受别人羡慕我的眼光!

整形都是如此,关键是自己满意就好!

文章转自网络

作者:金贞浩



------ THE END ------

------ 奇异鸟提醒您:整容有风险,下刀需谨慎! ------

奇异鸟在东京,日本医美第一品牌,专业的日本整形整容翻译,深耕医美方向,科普各种整形手术,揭秘医美骗局,如果您想悄悄变美,如果您担心国内医生的技术和安全,请联系我们,关于整形,奇异鸟有正的三观、蕞良心的指导、蕞专业的服务!

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

长按下面二维码图片,保存至本地相册,打开微信-扫一扫,选择相册中的二维码图片即可

右脸颧骨高朝那边睡

日本整容客服微信号:

ribenbianmei(日本变美的全拼)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客服微信

右脸颧骨高朝那边睡

我们是一群常驻日本的整容整形翻译,经常往来于各大整容医院,所以也会为顾客提供日本整容医院院线产品的代购服务比普通药妆效果还要更好哦,顾客可以选择直邮或者拼邮。有需要的亲可以添加我们的代购客服微信号:

skyfish--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咨询

右脸颧骨高朝那边睡

-END-

微信公众号:奇异鸟在东京,日本整容整形第一品牌,提供医院预约以及专业医疗翻译服务,预约微信:ribenbianmei(日本变美的全拼)

  只见一个婆子走来请问贾母, 说:“姑娘们都到了藕香榭,请示下,就演罢还是再等一会子?"贾母忙笑道:“可是倒忘了他们,就叫他们演罢。”那个婆子答应去了.不一时, 只听得箫管悠扬,笙笛并发.正值风清气爽之时,那乐声穿林度水而来,自然使人神怡心旷.宝玉先禁不住,拿起壶来斟了一杯,一口饮尽.复又斟上,才要饮,只见王夫人也要饮,命人换暖酒,宝玉连忙将自己的杯捧了过来,送到王夫人口边,王夫人便就他手内吃了两口.一时暖酒来了,宝玉仍归旧坐,王夫人提了暖壶下席来,众人皆都出了席,薛姨妈也立起来,贾母忙命李,凤二人接过壶来:“让你姨妈坐了,大家才便。”王夫人见如此说,方将壶递与凤姐,自己归坐.贾母笑道:“大家吃上两杯,今日着实有趣. "说着擎杯让薛姨妈,又向湘云宝钗道:“你姐妹两个也吃一杯.你妹妹虽不大会吃,也别饶他. "说着自己已干了.湘云,宝钗,黛玉也都干了.当下刘姥姥听见这般音乐,且又有了酒,越发喜的手舞足蹈起来.宝玉因下席过来向黛玉笑道:“你瞧刘姥姥的样子。”黛玉笑道:“当日圣乐一奏,百兽率舞,如今才一牛耳。”众姐妹都笑了.   次日乃是探春的寿日, 元春早打发了两个小太监送了几件顽器.合家皆有寿仪,自不必说.饭后,探春换了礼服,各处行礼.黛玉笑向众人道:“我这一社开的又不巧了,偏忘了这两日是他的生日.虽不摆酒唱戏的,少不得都要陪他在老太太,太太跟前顽笑一日,如何能得闲空儿。”因此改至初五.   一时,只见迎春妆扮了前来告辞过去。凤姐也来请早安,伺候早饭。又说笑一回,贾母歇晌,王夫人便唤了凤姐,问他丸药可曾配来。凤姐道:“还不曾呢,如今还是吃汤药。太太只管放心,我已大好了。”王夫人见他精神复初,也就信了,因告诉撵晴雯等事。又说:“宝丫头怎么私自回家去了?你们都不知道?我前儿顺路都查了一查。谁知兰小子的这一个新进来的奶子,也十分的妖调,也不喜欢他。我说给你大嫂子了:好不好,叫他各自去罢。我因问你大嫂子:‘宝丫头出去,难道你们不知道吗?’他说是告诉了他了,不两三日,等姨妈病好了就进来。姨妈究竟没什么大病,不过咳嗽腰疼,年年是如此的。他这去的必有原故,不是有人得罪了他了?那孩子心重,亲戚们住一场,别得罪了人,反不好了。”凤姐笑道:“谁可好好的得罪着他?”王夫人道:“别是宝玉有嘴无心,从来没个忌讳,高了兴信嘴胡说也是有的。”凤姐笑道:“这可是太太过于操心了。若说他出去干正经事,说正经话去,却象傻子;若只叫他进来,在这些姊妹跟前,以至于大小的丫头跟前,最有尽让,又恐怕得罪了人,那是再不得有人恼他的。我想薛妹妹此去必是为前夜搜检众丫头的原故,他自然为信不及园里的人,他又是亲戚,现也有丫头老婆在内,我们又不好去搜检。他恐我们疑他,所以多了这个心,自己回避了。也是应该避嫌疑的。”王夫人听了这话不错,自己遂低头一想,便命人去请了宝钗来,分晰前日的事,以解他的疑心,又仍命他进来照旧居住。宝钗陪笑道:“我原要早出去的,因姨妈有许多大事,所以不便来说。可巧前日妈妈又不好了,家里两个靠得的女人又病,所以我趁便去了。姨妈今日既已知道了,我正好回明,就从今日辞了,好搬东西。”王夫人凤姐都笑道:“你太固执了。正经再搬进来为是,休为没要紧的事反疏远了亲戚。”宝钗笑道:“这话说的太重了,并没为什么事要出去。我为的是妈妈近来神思比先大减,而且夜晚没有得靠的人,统共只我一个人;二则如今我哥哥眼看娶嫂子,多少针线活计,并家里一切动用器皿,尚有未齐备的,我也须得帮着妈妈去料理料理。姨妈和凤姐姐都知道我们家的事,不是我撒谎。再者,自我在园里,东南上小角门子就常开着,原是为我走的,保不住出入的人图省走路,也从那里走。又没个人盘查,设若从那里弄出事来,岂不两碍?而且我进园里来睡,原不是什么大事。因前几年年纪都小,且家里没事,在外头不如进来,姊妹们在一处玩笑作针线,都比在外头一人闷坐好些。如今彼此都大了,况姨娘这边历年皆遇不遂心之事,所以那园子里,倘有一时照顾不到的,皆有关系。惟有少几个人,就可以少操些心了。所以今日不但我决意辞去,此外还要劝姨娘:如今该减省的就减省些,也不为失了大家的体统。据我看,园里的这一项费用也竟可以免的,说不得当日的话。姨娘深知我家的,难道我家当日也是这样零落不成?”凤姐听了这篇话,便向王夫人笑道:“这话依我竟不必强他。”王夫人点头道:“我也无可回答,只好随你的便罢了。”   且说贾琏先前知道贾赦病重, 赶到配所,父子相见,痛哭了一场,渐渐的好起来.贾琏接着家书,知道家中的事,禀明贾赦回来,走到中途,听得大赦,又赶了两天,今日到家, 恰遇颁赏恩旨.里面邢夫人等正愁无人接旨,虽有贾兰,终是年轻,人报琏二爷回来, 大家相见,悲喜交集,此时也不及叙话,即到前厅叩见了钦命大人.问了他父亲好, 说明日到内府领赏,宁国府第发交居住.众人起身辞别,贾琏送出门去.见有几辆屯车,家人们不许停歇,正在吵闹.贾琏早知道是巧姐来的车,便骂家人道:“你们这班糊涂忘八崽子,我不在家,就欺心害主,将巧姐儿都逼走了.如今人家送来,还要拦阻,必是你们和我有什么仇么!"众家人原怕贾琏回来不依,想来少时才破,岂知贾琏说得更明,心下不懂,只得站着回道:“二爷出门,奴才们有病的,有告假的,都是三爷,蔷大爷,芸大爷作主,不与奴才们相干。”贾琏道:“什么混帐东西!我完了事再和你们说,快把车赶进来!”   宝钗和众人又都赞好,探春联道:  话未说完,贾母笑道:“可是我老糊涂了。姨太太别笑话我!你这个姐姐,他极孝顺,不象我们那大太太,一味怕老爷,婆婆跟前不过应景儿。可是我委屈了他。”薛姨妈只答应“是”,又说:“老太太偏心,多疼小儿子媳妇,也是有的。”贾母道:“不偏心。”因又说:“宝玉,我错怪了你娘,你怎么也不提我,看着你娘受委屈?”宝玉笑道:“我偏着母亲说大爷大娘不成?通共一个不是,我母亲要不认,却推谁去?——我倒要认是我的不是,老太太又不信。”贾母笑道:“这也有理。你快给你娘跪下,你说:太太别委屈了,老太太有年纪了,看着宝玉罢。”宝玉听了,忙走过来,便跪下要说。王夫人忙笑着拉起他来,说:“快起来,断乎使不得,难道替老太太给我赔不是不成?”宝玉听说,忙站起来。  众人听了,都道:“说得有理。”薛蟠独扬着脸摇头说:“不好,该罚!"众人问:“如何该罚?"薛蟠道:“他说的我通不懂,怎么不该罚?"云儿便拧他一把,笑道:“你悄悄的想你的罢.回来说不出,又该罚了。”于是拿琵琶听宝玉唱道:   宝玉看时, 上面有紫苏,桔梗,防风,荆芥等药,后面又有枳实,麻黄.宝玉道:“该死,该死,他拿着女孩儿们也象我们一样的治,如何使得!凭他有什么内滞,这枳实,麻黄如何禁得.谁请了来的?快打发他去罢!再请一个熟的来。”老婆子道:“用药好不好,我们不知道这理.如今再叫小厮去请王太医去倒容易,只是这大夫又不是告诉总管房请来的,这轿马钱是要给他的。”宝玉道:“给他多少?"婆子道:“少了不好看,也得一两银子, 才是我们这门户的礼。”宝玉道:“王太医来了给他多少?"婆子笑道:“王太医和张太医每常来了,也并没个给钱的,不过每年四节大趸送礼,那是一定的年例.这人新来了一次, 须得给他一两银子去。”宝玉听说,便命麝月去取银子.麝月道:“花大奶奶还不知搁在那里呢?"宝玉道:“我常见他在螺甸小柜子里取钱,我和你找去。”说着,二人来至宝玉堆东西的房子, 开了螺甸柜子,上一格子都是些笔墨,扇子,香饼,各色荷包,汗巾等物,下一格却是几串钱.于是开了抽屉,才看见一个小簸箩内放着几块银子, 倒也有一把戥子.麝月便拿了一块银子,提起戥子来问宝玉:“那是一两的星儿?"宝玉笑道:“你问我?有趣,你倒成了才来的了。”麝月也笑了,又要去问人.宝玉道:“拣那大的给他一块就是了.又不作买卖,算这些做什么!"麝月听了,便放下戥子,拣了一块掂了一掂, 笑道:“这一块只怕是一两了.宁可多些好,别少了,叫那穷小子笑话,不说咱们不识戥子,倒说咱们有心小器似的。”那婆子站在外头台矶上,笑道:“那是五两的锭子夹了半边,这一块至少还有二两呢!这会子又没夹剪,姑娘收了这块,再拣一块小些的罢。”麝月早掩了柜子出来,笑道:“谁又找去!多了些你拿了去罢。”宝玉道:“你只快叫茗烟再请王大夫去就是了。”婆子接了银子,自去料理.   宝玉和妙玉陪笑道:“那茶杯虽然脏了,白撂了岂不可惜?依我说,不如就给那贫婆子罢,他卖了也可以度日.你道可使得。”妙玉听了,想了一想,点头说道:“这也罢了. 幸而那杯子是我没吃过的,若我使过,我就砸碎了也不能给他.你要给他,我也不管你,只交给你,快拿了去罢。”宝玉笑道:“自然如此,你那里和他说话授受去,越发连你也脏了. 只交与我就是了。”妙玉便命人拿来递与宝玉.宝玉接了,又道:“等我们出去了,我叫几个小幺儿来河里打几桶水来洗地如何?"妙玉笑道:“这更好了,只是你嘱咐他们, 抬了水只搁在山门外头墙根下,别进门来。”宝玉道:“这是自然的。”说着,便袖着那杯,递与贾母房中小丫头拿着,说:“明日刘姥姥家去,给他带去罢。”交代明白,贾母已经出来要回去.妙玉亦不甚留,送出山门,回身便将门闭了.不在话下.   簪菊蕉下客   天上人间诸景备,芳园应锡大观名.写毕,向诸姊妹笑道:“我素乏捷才,且不长于吟咏, 妹辈素所深知.今夜聊以塞责,不负斯景而已.异日少暇,必补撰《大观园记》并< <省亲颂》等文,以记今日之事.妹辈亦各题一匾一诗,随才之长短,亦暂吟成,不可因我微才所缚.且喜宝玉竟知题咏,是我意外之想.此中`潇湘馆',蘅芜苑'二处,我所极爱, 次之`怡红院',`浣葛山庄',此四大处,必得别有章句题咏方妙.前所题之联虽佳, 如今再各赋五言律一首,使我当面试过,方不负我自幼教授之苦心。”宝玉只得答应了,下来自去构思.   这里尤二姐命掩了门早睡,盘问他妹子一夜.至次日午后,贾琏方来了.尤二姐因劝他说:既有正事,何必忙忙又来,千万别为我误事.差. 出了月就起身,得半月工夫才来。”尤二姐道:“既如此,你只管放心前去,这里一应不用你记挂.三妹子他从不会朝更暮改的.他已说了改悔,必是改悔的. 他已择定了人,你只要依他就是了。”贾琏问是谁,尤二姐笑道:“这人此刻不在这里, 不知多早才来,也难为他眼力.自己说了,这人一年不来,他等一年,十年不来,等十年,若这人死了再不来了,他情愿剃了头当姑子去,吃长斋念佛,以了今生。”贾琏问:“倒底是谁,这样动他的心?"二姐笑道:“说来话长.五年前我们老娘家里做生日,妈和我们到那里与老娘拜寿.他家请了一起串客,里头有个作小生的叫作柳湘莲,他看上了, 如今要是他才嫁.旧年我们闻得柳湘莲惹了一个祸逃走了,不知可有来了不曾?"贾琏听了道:“怪道呢!我说是个什么样人,原来是他!果然眼力不错.你不知道这柳二郎,那样一个标致人,最是冷面冷心的,差不多的人,都无情无义.他最和宝玉合的来.去年因打了薛呆子,他不好意思见我们的,不知那里去了一向.后来听见有人说来了, 不知是真是假.一问宝玉的小子们就知道了.倘或不来,他萍踪浪迹,知道几年才来,岂不白耽搁了?"尤二姐道:“我们这三丫头说的出来,干的出来,他怎样说,只依他便了。”   亭亭玉树临风立,冉冉香莲带露开.宝玉因问道:“妹妹这两日弹琴来着没有?"黛玉道:“两日没弹了.因为写字已经觉得手冷,那里还去弹琴。”宝玉道:“不弹也罢了.我想琴虽是清高之品, 却不是好东西,从没有弹琴里弹出富贵寿考来的,只有弹出忧思怨乱来的. 再者弹琴也得心里记谱,未免费心.依我说,妹妹身子又单弱,不操这心也罢了。”黛玉抿着嘴儿笑.宝玉指着壁上道:“这张琴可就是么?怎么这么短?"黛玉笑道:“这张琴不是短,因我小时学抚的时候别的琴都够不着,因此特地做起来的.虽不是焦尾枯桐, 这鹤山凤尾还配得齐整,龙池雁足高下还相宜.你看这断纹不是牛旄似的么, 所以音韵也还清越。”宝玉道:“妹妹这几天来做诗没有?"黛玉道:“自结社以后没大作. "宝玉笑道:“你别瞒我,我听见你吟的什么`不可オ,素心如何天上月',你搁在琴里觉得音响分外的响亮. 有的没有?"黛玉道:“你怎么听见了?"宝玉道:“我那一天从蓼风轩来听见的,又恐怕打断你的清韵,所以静听了一会就走了.我正要问你:前路是平韵, 到末了儿忽转了仄韵,是个什么意思?"黛玉道:“这是人心自然之音,做到那里就到那里, 原没有一定的。”宝玉道:“原来如此.可惜我不知音,枉听了一会子。”黛玉道:“古来知音人能有几个?"宝玉听了.又觉得出言冒失了,又怕寒了黛玉的心,坐了一坐,心里象有许多话,却再无可讲的.黛玉因方才的话也是冲口而出,此时回想,觉得太冷淡些,也就无话.宝玉一发打量黛玉设疑,遂讪讪的站起来说道:“妹妹坐着罢.我还要到三妹妹那里瞧瞧去呢。”黛玉道:“你若是见了三妹妹,替我问候一声罢。”宝玉答应着便出来了.   衔山抱水建来精,多少工夫筑始成.   那甄宝玉依命前行, 贾宝玉等陪着来见王夫人.贾宝玉见是甄太太上坐,便先请过了安,贾环贾兰也见了.甄宝玉也请了王夫人的安.两母两子互相厮认.虽是贾宝玉是娶过亲的,那甄夫人年纪已老,又是老亲,因见贾宝玉的相貌身材与他儿子一般,不禁亲热起来.王夫人更不用说,拉着甄宝玉问长问短,觉得比自己家的宝玉老成些.回看贾兰, 也是清秀超群的,虽不能象两个宝玉的形像,也还随得上.只有贾环粗夯,未免有偏爱之色.众人一见两个宝玉在这里,都来瞧看,说道:“真真奇事,名字同了也罢,怎么相貌身材都是一样的.亏得是我们宝玉穿孝,若是一样的衣服穿着,一时也认不出来. "内中紫鹃一时痴意发作,便想起黛玉来,心里说道:“可惜林姑娘死了,若不死时, 就将那甄宝玉配了他,只怕也是愿意的。”正想着,只听得甄夫人道:“前日听得我们老爷回来说,我们宝玉年纪也大了,求这里老爷留心一门亲事。”王夫人正爱甄宝玉, 顺口便说道:“我也想要与令郎作伐.我家有四个姑娘,那三个都不用说,死的死,嫁的嫁了,还有我们珍大侄儿的妹子,只是年纪过小几岁,恐怕难配.倒是我们大媳妇的两个堂妹子生得人才齐整,二姑娘呢,已经许了人家,三姑娘正好与令郎为配.过一天我给令郎作媒,但是他家的家计如今差些。”甄夫人道:“太太这话又客套了.如今我们家还有什么,只怕人家嫌我们穷罢了。”王夫人道:“现今府上复又出了差,将来不但复旧,必是比先前更要鼎盛起来。”甄夫人笑着道:“但愿依着太太的话更好.这么着就求太太作个保山. "甄宝玉听他们说起亲事,便告辞出来.贾宝玉等只得陪着来到书房,见贾政已在那里, 复又立谈几句.听见甄家的人来回甄宝玉道:“太太要走了,请爷回去罢。”于是甄宝玉告辞出来.贾政命宝玉环兰相送.不题.

推荐阅读:

整形科普 | 鼻综合改变了哪些,令鼻子更加精致美丽?

鼻整形科普 | 面部一枝花,全靠鼻当家

隆鼻常见的问题(二)

科普 | 隆鼻常见问题(一)

科普 | 那些在鼻部手术中运用的自体软骨

片桐衣理:干细胞,埋线提升,玻尿酸,肉毒 | 日本整容医生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